平安京今天也别想填坑

史上第一大咸鱼
感谢您的阅读和关注
【鞠躬

给秋禾的生贺

给秋禾的生贺:

《龙族》

一大早上耶梦加得,不对,是夏弥,收到了一条信息。

也不知道谁发来的,只写了一句话:

【给我最可爱的秋禾。】

它,啊不对,她感到十分奇怪,于是发了个消息给楚子航。

“学长我收到个超奇怪的信息,你知道那个‘秋禾’是谁吗?。”附了图。

手机响了,楚子航放下手里的木刀,点开,是两条消息。

第一条没有任何注明,单纯是:

【秋禾一直是个小天使呢。】

在看过这一条和夏弥的那条之后,他回复:

“不知道,我这里也有。”然后截屏,贴图,发送,动作干脆利落,然后扔下手机,迎面却看见穿着bnbury大衣的路明非盯着手机急匆匆地走进训练场。

“学长我刚才收到一个可怪的消息,想着是谁就查了查,结果……”

“查到了?”

“结果就来晚了。”路明非叹了口气,双手一摊,“没查着。”

“内容是什么?”楚子航的黄金瞳在刚打开门时漏进的阳光下晃着。

“学长你眼睛好闪……”他下意识地用手挡住眼睛,然后跟了一句:

“【第一次见是高一下半学期。】我都怀疑是被谁监视了。”

“你怕不是高一做了点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没有……”刚想把烂话说出口,却在意识到之后立马住嘴。

毕竟也要学会自控呢嘛。

《黑塔利亚》

“呦西!今——天的会议,是来商讨一下关于各国家从昨天晚上就收——到的不/明/消/息!”阿尔弗雷德拿着不符合场面气氛的麦,高声喊着。

“真无意义,天知道那个秋禾是谁。”亚瑟把玩着红茶杯,接了一句。

“这你就不懂了吧?要是有这个秋禾的话哥哥可得好好见见呢~”弗朗西斯(施)拿出了(变戏法似的)玫瑰花,兀自把玩着。

“这些幼稚的国家。”王•日常嘲讽•耀。

“那就从万尼亚这里开始吧~*^L^*”伊万直接无视了其他国家的疯子行为,拿起一张信纸开始念:

 “【总之是个很有才气的女生。】

      万尼亚家里有才气的那些多半都是男士呢,如果是万尼亚家里的那就好了^L^”

“【又是同星座,真是奇妙的缘分。】”一直沉默着的本田菊也跟着念起自己收到的消息。

仏英已经打起来了,好像还有点难舍难分。

“【欠你的那么多篇文章也算是一种留念吧。】”王耀念着,转头问阿尔弗,“二肥,你欠我的钱也算是一种留念吗?可我还是会催的阿鲁。”

“耀耀你……”琼斯家的小伙子感到三层冷汗都下来了。

“【秋禾还是个太太,lof微博上刷得风生水起,让人好生羡慕呢。】

多一字你看!我收到了这么长的一句话!我们会后去吃pasta吧!”

“你们都给我安静一点!”被费里点到名的的那位朝着仏英的方向喊去。

“切,我本来就不想跟着菜……讨厌鬼打!”亚瑟整了整衣服,走回座位拿起报纸。

“【坐同桌那么久,似乎感到有点离不开秋禾了呢。】谁写的太肉麻了吧!”

弗朗西斯打了旁边人一下,然后趁他怒视回来的时候装着没事一样大声带感情朗诵起了自己刚收到的消/息:

“【其实秋禾很适合法国,非常浪漫又很有美学细胞。】”

“居然不是hero的国度!”美/利/坚从冷汗中脱出后又开始了自己的聒噪,而弗朗西斯那个大叔好像要开心上天了。

“【和你坐一块笑点都要被拉低了,虽然的确很低。】”突然从桌子的那头传来了很轻的声音,众人一瞧,什么都没有。

“谁?”

“加拿大呢。”马修眯眼笑着。

《love live!》

“琴梨酱!我收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信!”高坂穗乃果从远处跑来,手里扬着些什么,大声呼喊着。

“是穗乃果啊。”她应声转过身,恰好被穗乃果扑了个满怀,“新学期第一天就给我这样的惊喜也真是……信上说了什么?”

“【总之,非常有幸能够遇见你。】”她念着,“应该是谁给我的惊喜吧!”

“是嘛。”南琴梨应了一句,眼神里倒是有些落寞。

“琴梨酱,刚那些是我编的啦!”橙色头发的女孩子眨眨俏皮的蓝眼睛,认真地说:

“【能这样一直下去就太好了呢!】”

《凹凸世界》

清晨,当早上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地上时,艾比发现那洒到的地方多了一张纸和一束花。

【祝我的小公主生日快乐。】

某人今年还记得比较牢。她自得地想着。

《苏菲的世界》

艾伯特走到面向市区的那一扇窗户旁。苏菲也过去站在他身边。

当他们站在那儿看着窗外那些古老的房子时,突然有一架小飞机飞到那些屋顶的上方,机尾挂了一块长布条。苏菲猜想着那大概是某件产品,某种活动或某场摇滚音乐会的广告,但是当它飞近,机身转向时,她看到上面写的是:

【秋禾,生日快乐!】

“不请自来。”艾伯特只说了一句。

这时,从南边山上下来的浓厚乌云已经开始聚集在城市上方了。小飞机逐渐隐没在灰色的云层中。

“恐怕会有暴风雨呢。”艾伯特说。

“所以我们回家时必须坐车才行。”

“我只希望这不是金盏的计谋之一。”

“她又不是万能的上帝。”

艾伯特没有回答,他走到房间的另一头,再度坐在茶几旁。

过了一会儿,他说:“我们得谈谈马克思。”

然后他说:“既然我们要开始谈马克思,让你见识一下十九世纪中期激烈的阶级斗争,应该是再恰当不过了。不过,我们最好就待在这。我们在这里比较不会受到金盏的干扰。”

(还有一年就能自己公开写车了!加油!)

 @秋禾 说你爱我


评论 ( 1 )
热度 ( 4 )

© 平安京今天也别想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