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京今天也别想填坑

史上第一大咸鱼
感谢您的阅读和关注
【鞠躬

【豁命6f】宝剑六

 @はかぜ / 叫明溪就可以啦 这个太太点的文

#逻辑混乱预警,因为打好大纲之后我发现个人表达能力太低.....

#自杀未遂预警

 

ready?go——

 

“宝剑六。”

审神者抽出那张巴掌大的牌,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

既然是驶向平静的水面,那么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她并非正规的审神者,只是游走的魔女被偶然关进了这个空间。虽然已和“本丸”里的刀剑付丧神们说了许多遍,却又被一致劝说暂时担任。

可她终究不属于这里,身上带着的仪式剑已钝,但灵魂却仍未安顿下来。现在的宝剑六预示着一个好的契机,能让她回去。

“主公?”门外是所谓的“近侍”,才认识几天的堀川国広。

“进来吧。”

“您开着结界。”

她防备心很重,屋内四处铺张着结界,仪式剑从不离

手。来这里未至一周,所有人的关注和询问让她感到窘迫,似乎她与庭院的夜风也格格不入。

我总是得回去的,无论用什么方式,死也可以。她暗暗下定决心,收起结界。

 

tips:请像读古代诗歌鉴赏一样,对所有的评价性话语产生怀疑。

 

堀川国広拉开障子门走进来,又转身妥帖地合上。结界在门与框接触的那一刻又就此形成。就是窗外来的风在轻撩着他的短发,此刻他仍感觉自己被关进了密不透风的空间里。

最后一天了,他这样提醒自己。

他报告的内容无非还是些日常,这位细心的近侍将一切打点地十分妥当,来这里也只是程式性地通告一下,因为他也知道,那位审神者总会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把玩着发梢。

“我知道了。”在她回答的时候,堀川国広瞥了一眼桌上正放的纸牌。

 

宝剑六。

 

又是宝剑六!

 

他悄悄握住了拳头,浅蓝的眼中毫无波澜,起身向外走去。

 

要想回去,唯一的方法就是献祭轮回。也就是要在这里献上生命,重新回到生命起点。

已经是夜晚,审神者独自坐在房间中。

她在等待月光,当那凌厉的剑光射入法阵正中央的时候,承载着一切的自身之舟就能够去向平静的水面了。

 

手指碰到了一个小小的东西,质料很软,似乎是布制。她将那东西拿起来,对着微弱的夜光。

是一个御守。

前天堀川国広从邮箱里将它拿来时,自己没有兴趣便让他分配下去。

结果他却说,到时候再说吧。

那时他似乎显得很高兴,两只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他笑。

那个“时候”,自己应该也见不到了吧。

 

月光来了。

她起身拔出仪式剑,将御守扔在桌子上。

算了,权当是留作纪念。

于是又转身回去,将那薄薄的一片护在手里。

 

今天她将作为祭品,而非法术的发动者。

 

用献血和生命,满足无厌的恶魔。

 

走向法阵中心,仪式剑轻轻在手腕上划下一道。

 

鲜血涌了出来。

 

意识渐渐模糊,疼痛却从未停止,连带着心脏也跟着痛了起来。

 

周身泛起青白色的光,灵魂飘了起来,又似乎落了下去,像是一片落叶。

 

“你还想再这样来几次?”耳边是谁的声音,如此飘渺,却使她霎时间透彻过来。

 

我..........

 

                          “生命是一条流淌着过去的河流。”

 

家族中唯一疼爱她的祖母,在去世前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要记住啊。”

祖母的眼睛已经混浊,却能看到有些纯净的东西在闪动,也许是悔意吧。

 

一些并不属于她却真正属于她的记忆,从那无意识之海中涌出来。

最开始她来到“本丸”,是五次以前。那次占卜,她问出的问题是“现在的状态”。

回答是“宝剑六”。

一种变化,承载着过去的所有问题,去向未知的平静水面。

于是她想到脱困的方法。

圣杯六。用熟悉的方式。她选择了献祭轮回。

 

也许是命中注定,也许又是机缘巧合,这一次她又来到了“本丸”。那次占卜时,她已下决心回去了。

塔罗牌的答案,仍然是“宝剑六”。一种变化。

那就从这里回去吧,也算是“变化”。

 

她不知道的是,【献祭轮回】在这次已指圣杯六的熟悉模式了。

而这次的“宝剑六”,给出的是脱困方法。

 

有时候不去变化,才是真正的变化吧。

 

于是开始了不断的轮回,一次又一次,从来都是在这已有几天而未至一周的不上不下的时间里离开,然后再隔着已有十年而未至廿十载的不上不下的时间回来,就像是永远流淌着过去的河流。

 

第一次,她消失地无影无踪,地上只散乱地剩下了仪式的用具,第二天中午时才发现。

第二次,她留下了她的仪式剑,近侍将它细心地保存起来,现在已钝了。

第三次,她在跑上楼的堀川国広惊讶的目光中向他道别。在与那双浅葱色眼睛对视的时候,她突然感到心口绞痛。

第四次,堀川国広冲上楼去,却被结界挡下,怎么撞都破不开。

第五次,他带着自己的本体划破结界,冲进去。那一心往归的灵魂却在接触到的一刹被恶魔带走了。

 

每次面对相同的凌乱的阵法时,他都告诫自己。

下次不能再这样了。

他也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也许是对那魔女的怜悯,也许又是自我的救赎。

好好守护一个人,弥补四百多年前的遗憾。

 

第六次了。

血已经止住了,窗外渐渐泛起了鱼肚白。

风从窗缝里溜进来徘徊着,画下平静水波的纹样。


完。


p.s.文章涉及的各种神秘学术语和占卜方法仅用于娱乐而非参考。为文章服务。

后面一部分写得太仓促了,所以很多东西没有写出来,敬请各位读者发挥想象力脑补。

最后照例求小红心小蓝手x


评论 ( 2 )
热度 ( 7 )

© 平安京今天也别想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