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京今天也别想填坑

史上第一大咸鱼
感谢您的阅读和关注
【鞠躬

记一次喂鱼【雾】

那是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

有一天周末上课的中午,阴雨天,我和女伴撑着伞去前广场的池子边喂鱼。

她带了一包三年前买的压缩饼干,小心翼翼地掰开投入,引来几尾锦鲤,逡游着争食。

锦鲤很多,几条大的花彩斑斓,小鱼只两三寸,纯色的,与我们仅隔着一层水面。雨点打在上面,漫起的涟漪就像浮出的荷叶。

“我们在两个地方喂,看看谁那里的鱼多。”

于是她在一边,我走到另一边没有鱼的地方,也扔下饼干引几条脱离大群的鱼。

鱼吃了饼干似乎反身就想游走,却又怕孤独似的再回来。我盯着它们,那只红色的锦鲤总爱与黑色的抢食,相碰之后又倏地分开,拨出轻微的水声。

“你那边有几条鱼?”

“五条。”我这样回答。

“我这里有十条!”她的语气里似乎有骄傲的成分。

那又怎样。我将剩下的饼干全部投入水里,却仍抬脚向她那里去了。

那五条鱼有没有再吃到后来投下的饼干,我不记得了,唯有那个夏天清冷的雨和女伴略带骄傲的呼喊还印在我的脑海里。

评论
热度 ( 1 )

© 平安京今天也别想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